萍特钢铁欠债数千万突然停产 或因股东分歧

仅过一天,萍特钢铁有限公司(下称“萍特钢铁”)因资金链断裂而引发的高管“跑路”风波又有了新说法。

昨日,萍乡市安源区公安分局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目前已联系到萍特钢铁的老板和该公司的股东,对方将于近日回公司处理相关事宜。萍乡市安源区青山镇相关负责人也向本报记者证实,现在当事人已经在公安部门的监控之中。

根据萍乡市宣传部门的《关于江西萍特钢铁有限公司突然停产的有关情况说明》,因该公司受市场行情影响亏损严重、资金链断裂、投资方之间对公司下阶段发展方向意见不合等原因,萍特钢铁于6月24日上午突然停产。

“这轮钢材下跌时间过长,原来中国钢材80%是由将近30万钢贸商再拿去卖的,现在钢贸这个蓄水池没有了,地方银行又对中小民营钢企限制性贷款,这几个因素叠加考验着钢企的资金链。”一位钢企高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萍特钢铁的停产,不单是当地政府部门觉得突然,也让其供货商们惊讶,“突然停产、又突然玩‘失踪’,前期没有任何征兆。”

根据部分供货商的回忆,因为一直没有结到货款,最近曾向萍特钢铁催讨过,“对方通知我们6月24日统一到公司结算,但那天早上去了后,发现老板找不到了”。

本报记者获得一份由当地政府对萍特钢铁部分债权人的债务登记表显示,萍特钢铁拖欠供应商、经销商的款项大约在3000万,拖欠银行的债务高达5500万元。“这个表格统计得还不全,因为有些债权人当天没来。”前述青山镇相关负责人说。

而这背后,或许缘于萍特钢铁各股东意见分歧而导致“散伙”。

6月24日前,萍特钢铁多次召开股东大会商议策略,但各股东不仅未能达成共识,反而争执纷起,多次不欢而散。“萍特钢铁的部分股东要求重新筹资发展企业,但有的股东打算放弃不再投资,股东之间对公司下一阶段发展方向意见不一,最终导致该公司负责人在没有通知职工和当地政府的情况下甩手走人。”当地钢铁行业知情人士如是表示。

最终,由于萍特钢铁股东各自负气出走,也导致企业的突然停产。“这些股东没有作任何交待就相继草率离开,造成员工及外界认为是携款潜逃。”

资料显示,萍特钢铁成立于2007年9月,总投资3亿余元,现有职工232人,其中贵州等地的外来务工人员有97人,本地务工人员135人。目前,政府已准备200万元资金帮助垫付工人的工资。

该公司董事长董建乐与总经理董建武均为福建长乐金峰人,跟国内其他部分中小钢企类似,其部分股东也多来自一个村。“我们是同村的,但还是找不到他们,你可以去福建我们村去确认,因为我们村很多人投资,有的都是老家人。”昨日,一位自称萍特钢铁股东的人士如是称。


“福建人主要是以血缘和地缘为纽带的,比如都是一个村的,福建人大批量进入钢铁、印刷等行业。”上述曾服务过福建家族企业的高层介绍,国内目前大概有40%的中小轧钢厂都是福建人开的,“有些地方中小钢厂,法人代表查不出是福建老板,但背后实际控制人可能就是福建老板”。

据他介绍,因为福建人投资有很强的集群效应,每到一个地方都习惯成立自己的商会,通过商会去影响当地政府,这种影响能力非常强。在他看来,福建人比较抱团,当他们认为一个福建人很能干人品又可以,“只要说借钱搞钢铁,基本上话放出去后周围的老乡或者亲戚都会打钱过来,而且不需要打借条”。

但在钢铁行业不景气下,这一“通行”做法暗藏风险,即因为投资股东众多,如果各方对企业发展意见不合,很有可能造成资金运行不畅。而此前所谓的钢贸圈资金链断裂,也多为福建钢贸企业。